MERS韩国》第一名的代价

2022-02-11 17:03:17标签:MERS,第一名,代价来源:匠心网

文:锺乐伟 | 30杂志2015年6月号

下班后随手打开电视,《来自星星的你》、《未生》等热门韩剧令人看得津津有味;韩综《Running Man》来台举办见面会,不但门票秒杀,还有人远从中国、日本前来朝圣。根据统计,2014 年韩流带动各产业产值达12 兆5598 亿韩元(约台币3610 亿元)。


图片提供"路透社

韩国,从什么时候开始将世界甩在身后?或者你会想问:韩国,凭什么崛起?

走在韩国街头,被后面赶上的人推撞是常有的事,不像台湾人总是将「不好意思」挂在嘴边,行色匆匆的韩国人通常直接走过,连句对不起也没有,生活节奏比台湾快了一大截。晚上11 点,韩国的路边摊却挤满了才刚从进修班下课的上班族,还有人会参加早上5 点的早场补习班,学习1小时的英文后,再到公司开始工作。

快、再快、更快!竞争彷佛是韩国人生而俱来的本能,彷佛只要慢了一步,就会被世界抛在脑后。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全球研究课程助理讲师锺乐伟观察,对于速度的崇拜与追求,让韩国得以在短短20年内,从麦克阿瑟口中「注定贫穷的国家」,一跃成为世界最发达经济体之一。

但是锺乐伟也观察到,高速固然为韩国带来荣景,却也养成韩国习惯以快速手段达到目的的核心价值。例如为了让自己快速变美,整形成为普遍的手段;过于快速的步伐,也让许多韩国人开始迷失,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追赶什么。

韩国人的危机感与焦虑究竟从何而来?对于速度的崇拜与追求,除了带来汉江奇蹟,是否也可能带来负面影响?跟着锺乐伟一起,看尽韩国光鲜亮丽下的另外一面。

快,还要更快

从大韩航空的飞机舱,走进已连续多年取得世界机场排名冠军位置的仁川国际机场后,看到一格接一格探用了最新科技的海关电脑,协助旅客可以于极速的时间完成了安检。

踏出仁川机场,转乘从机场到首尔市区的地下铁,只需约45分钟便能到达首尔市中心。喜欢购物的你,从首尔的东大门出发,再到明洞与新村,其后是江南的新沙洞。当中,从首尔的东边走至西边,从江北渡过汉江至江南一带,所花的时间也不用30分钟。

对首尔的花花生活或许感到单调的你,忽发奇想地想离开首尔,一闯朝鲜半岛的南端城市光州。原来,自今年4月开始,随着新建的快速路轨落成,现在从首尔的龙山站至光州的韩国高速火车的所需时间,由昔日的接近3小时,大幅降低了只需要一个半小时便能到达韩国最东南端的城市。

记有曾经有一项研究显示,昔日的亚洲四小龙里,走在街上香港人的步行速度曾经是最快的。但或许经历过2003年的「沙士」(SARS)传染病危机后,现在生活的价值远比金钱对于一般香港人来说愈来愈重要。 反之一向迷恋着高速公路的韩国,虽然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 (韩国称之为「IMF危机」) 时因经济泡沫,在国家经济陷入险境之际,曾经痛定思痛地把「人性」重新置于国家经济命脉里。可惜事与愿违,克服了经济阵痛,韩国人却抵挡不了引诱,决定回到那令人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中,与金钱一起生活。

现在,他们要求要比10年前更快的速度:手机网络要达5G、子弹火车时速要达每分钟305公里、新建的乐天世界塔要于今年内落成,楼高123层,是朝鲜半岛最高的建筑物。这一切,都是在反映出韩国人需要的速度,不单是为了今天,更是为了明天。

用速度翻转贫穷宿命

韩国虽是只有数10年历史的年轻国家,民族历史却是像一部悲壮的电影。生活在历史中的韩国人,生活不单只是落后,更因为活于强大的中国与野心勃勃的日本中间,命运经常被这两个互相竞争的国家主宰。

因为这些历史痕迹,形成了韩国人的宿命论。因为要避免被别国入侵的宿命,二战结束以后于朝鲜半岛南方建立的韩国,便立下要国家富强,从此摆脱贫困的魔咒,也就是要成为振兴韩国,才能避免再次被灭国的厄运。

然而,一场同民族间的内战,却把本已百废待举的韩国推至崩塌的边缘。死伤数10万人命,换来却是双方并无丝毫领土增长。战后,只是换来由联合国联军派兵支援韩国的美军将领麦克阿瑟的一句:「望见韩国的颓垣败瓦,我想这个国家注定永远贫穷﹗」

就是这一句话,再次击中了韩国人民满以为已经摆脱的宿命论,于60年代起,每一位生活在韩国的老百姓,都本着「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精神,每人都愿意每天工作10数小时,成功于短短的20多年内,透过高速的工业化转型,建成为世界最发达经济体之一。

就是目睹了这个「汉江奇蹟」,笃信速度便成为了每一个生活在韩国社会里的人根深柢固的不二价值。一切把「经济」与「快速」这个两个词汇连结起来的工程,都是国家重点推动的项目。

久而久之,韩国人也于这场与时间竞赛的较量中愈来愈迷失:大企业 (韩国称为「财阀」) 为了争取营业额与市场占有率,不断于短时间内研发并推出新产品、企业员工为了每天于有限时间内满足多重营业额的要求,每天都在追赶死线、学生为了争取考入名牌大学的小量学额机会,每天追赶着功课与上补习班的时间。

每一个人都摆脱不了各自的「死线」。结果,每天于深夜放工与放学回家时,望着挂在墙上的钟,都难免地自问一个问题: 「究竟他们赶着的,是为了什么?」

秒速社会,旁徨世代的虚拟毒瘾

当全球大部分国家的网路发展水准还在初起步之际,韩国便已把网路视为未来经济与科技发展的主要引擎,于1995 年立下了韩国网路基建10 年计画,不到5 年,宽频网络覆盖率便超过50%,建造速度与覆盖率远超于大部分已发展国家,足见出韩国人的胆识。

现在,韩国互联网的速度已是连续多年位居于世界首位,韩国最大的网络营运公司SK Telecom 在2014 年宣布,将推出10 Gps 的宽频网络速度服务,下载1G 的档案,平均只需要0.8 秒便完成,所花的时间差不多等于眼睛眨动两次,可见今天韩国的科技发展已能够视「速度」如无物,没有最快,只有更快。

然而,韩国人平均的互联网「中毒」数字也与日俱增。根据韩国政府统计,超过2 百万名韩国人把生活全都寄托在互联网的游戏上。不少年轻一代每周花上80 多小时于网络游戏中,他们废寝忘食、不睡眠与不读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在互联网的游戏上寻觅那虚拟的成功。

结果韩国政府为了解决这问题,亡羊补牢地花金钱建造医治沉迷互联网的疗养院。一边透过互联网赚钱图利,另一边则要花钱处理沉迷上网的病人,这或许就是过于讲求速度,但未有充足时间预计负面后果要付的社会代价。

快速的天使与魔鬼

近年借助韩流的热潮,韩剧拍摄也成为炙手可热的投资发展市场。

拍摄剧集,速度同样也是王道,韩剧的一大成功要素,在于它能够在剧集播出期间,紧贴着观众与网民的反应,「边拍边播」,把他们期待的情节在萤光幕上展现出来。然而,这种「即时性」效果,却苦了一批演员,因为这更考验演员的临场准备、反应,也逼令他们要把剧本与对白极速记熟。而且,为了减省成本,一般剧集的准备期只有一个月,有时不论是剧组人员还是摄影师都要24 小时轮更工作。不少剧本也是即日写好,即日开拍,即日修剪与即日播出,面对这样的危机,也令人担心韩剧的制作模式,虽有其成功一面,但随着重速与竞争的歇斯底里下,是否也正暴露出其不可持续地发展的一面?

从前身无分文的韩国,速度是与性命攸关的大前提,是逼不得已地牺牲其他「人文」价值。但到了21 世纪的今天,韩国社会还是走在那条发展的钢索上,愿意为着「速度」与「竞争力」,继续冒险地走下去。

天使的一边已于「汉江奇蹟」时从首尔汉江冒起了,现在魔鬼也正在韩国社会中蠢蠢欲动,待危机一爆发后,把这个虚幻的泡沫一并摧毁。

【26岁想出国,错了吗?30杂志送你出国!】

30杂志

编辑推荐:

【俄罗斯》伏特加,不相信眼泪的民族】

【德国》梅克尔如何处理危机?】

【泰国》红黄衫军为谁停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上《 30 杂志 www.30.com.tw 》;欢迎加入《30》杂志 www.facebook.com/30monthly 粉丝行列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

Copyright © 2015 https://www.jxwluo.com

郑重声明:如果在线电子杂志或内容已经涉及到您的版权,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本站承诺在24小时之内删除。